法治是破解当前各种难题的最佳途径

  摘要:中国改革开放30多年来,经济领域取得了巨大成就,社会发展也到了一个新的阶段,我客观看待这个阶段,既有成就,也有挑战。1997年,十五大上正式提出了依法治国方略,15年过去了,我们做了很多工作,但还有非常多的工作要做。要清醒地意识到,法治是破解当前各种难题的最佳途径。

  2012年11月7日,北京市致诚律师事务所主任佟丽华接受南方都市报记者的采访,采访主题为:“法治是破解当前各种难题的最佳途径”,报道播出后引起了强烈的社会反响。

  以下是报道全文:

  十八大代表佟丽华:法治是破解当前各种难题的最佳途径

  2200多名十八大代表中有3名律师代表,佟丽华是其中律师之一。

  1998年底,在京城有房有车、衣食无忧的北京市致诚律师事务所主任佟丽华,毅然扭转律所主要承接商业官司的方向,开始为未成年人提供公益法律援助。10多年来,接受免费法律援助的群体不断扩大,从最初的未成年人扩大至农民工,再扩大至农民、女性。如今,佟丽华带领约50人的律师团队,每年要为6000-8000个案件免费提供法律咨询,直接办理的案件则达到1200-1500件。

  尽管一直在为弱势群体维权呐喊,但佟丽华并不鼓励他们利益一受到侵害就走上街头。他认为,老百姓的权益受到侵害后,在法庭上解决问题而不是在街头解决问题,这个社会就是稳定的、和谐的。他同时认为,1997年,党的十五大上正式提出了依法治国方略后,还有很多工作要做。要清醒地意识到,法治是破解当前各种难题的最佳途径。

  十八大上重点关注依法治国问题

  南都:即将召开的十八大上,你主要关注什么问题?

  佟丽华:对我而言两个问题:第一,我多年做公益律师,一直关注未成年人、农民工和农村三大问题,应该说关注的都是普通老百姓,甚至弱势老百姓的事儿。党的十八大上,我肯定还会继续关注这些问题。第二,我是一个搞法律工作的,我认为在这样的时期,我们更应该关注依法治国的问题,所以这次会议上,我重点关注的是依法治国的问题。

  南都:作为律师党代表,你对自己的定位是什么?

  佟丽华:在当前这个时代,我们要思考一个问题,律师这个职业对这个国家的意义到底在哪里。依法治国的过程中,很重要的问题是法律要得到贯彻执行,如果社会不去遵守它,法律就是一张白纸,是没有意义的。而律师最大的意义是把这些书面的东西用在现实生活中。从这个角度来说,律师这个职业是用法的,在推动法律这些书面的规则变为社会生活中的规则。因此我希望从国家层面上对律师行业有一个全新的理解。

  当前司法实践中,一些个别的官员可能认为律师“搅事儿”,影响了当地。但是我认为,新时期我们应该确立这样的标准:只要是依法执业的,都是好的,有利于人民的,有利于维护国家法律尊严的,有利于保障国家法律权威的。反之,凡是滥用权力,违反法律的,都是侵害人民权益的,都是破坏社会和谐稳定的。

  本质上来说,很多案件是个别地方滥用权力,破坏法制。所以说从这个角度来说,我们希望国家把律师这个行业发展成为维护法制尊严的、帮助社会群众依法化解社会矛盾的战略力量。

  南都:作为十八大党代表,你将如何来履行自己的职责?

  佟丽华:我是非常简单的,我关注农民工问题、儿童问题、农村的问题,我关注这些普通群众的问题,首先希望在我力所能及的范围内,推动公益法律的发展,提供法律帮助。其次,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为他们去表达。我的名片上有一句话:我们致力于在法庭上,在公共舆论和立法政策改革层面为普通百姓代言。

  南都:你对我国未来的民主法治进程有什么期待吗?

  佟丽华:中国改革开放30多年来,经济领域取得了巨大成就,社会发展也到了一个新的阶段,我客观看待这个阶段,既有成就,也有挑战。挑战包括老百姓反映比较多的不公平问题、腐败问题,这些都是不可回避的现实问题。怎么解决?还是要深入落实依法治国的方针。1997年,十五大上正式提出了依法治国方略,15年过去了,我们做了很多工作,但还有非常多的工作要做。要清醒地意识到,法治是破解当前各种难题的最佳途径。

  国家应从战略角度发展公益律师

  南都:律师在这个过程中应该起到什么作用?

  佟丽华:一方面,从国家层面,要从新认识律师的价值。国家要想依法治国,也制定了很多法律,怎么从白纸变为社会规则,要有人用它,要有人引导。从这个角度,律师这个行业,只要是他依法维护百姓的权利,那么就应受到支持。另外,从上世纪90年代律师制度改革开始,律师行业开始大规模进入市场,现在20多万律师主要靠市场,自己解决温饱。这个改革大方向是对的。但是律师进入市场之后,一些有钱人可以请得起律师,但是普通群众呢,弱势群体呢?他们是请不起律师的。我认为,国家应该扶持发展一批公益法律机构,发展一大批公益法律律师,通过政府购买服务的方式来出资金给予支持,这样的话,这些人不仅能帮助老百姓依法维权,也在帮助政府化解社会矛盾。

  南都:现在我们全国的公益律师大概有多少人?

  佟丽华:目前,政府法律援助系统有1万多人,其中有近5000名律师,但真正依托社会公益组织的公益律师,不超过250人。

  南都:现在这批人的执业环境如何?会受到资金的困扰吗?

  佟丽华:社会化公益律师向老百姓提供法律援助,他们不收费,但这批人要生活,要有办案经费。钱是很大的问题,所有的公益组织都面临这个问题。

  南都:资金也是一些律师不想成为公益律师的主要原因吗?

  佟丽华:是主要原因之一,但是我认为国家层面要从战略角度来考虑这个问题。因为这涉及到社会稳定。啥叫社会稳定?如果老百姓权益受到侵害,他去打官司,律师去法庭上唇枪舌剑,那么这个社会是和谐的。也就是说,在法庭上解决问题而不是在街头解决问题,这个社会就是稳定的。从政府来说,它应该把推动公益发展作为一种战略。这样不仅能保障这些人的权利,而且能把各种社会矛盾引导进入司法程序,避免矛盾激化,从而实现社会和谐。(来源:南方都市报 南都网

  农民工权利内容变化反映社会发展

  南都:你一直关注农村宅基地问题,目前,中国农村的宅基地状况如何?(来源:南方都市报 南都网

  佟丽华:宅基地的问题越来越复杂,目前,农村房屋问题没有专门的法律,只有《物权法》、《土地管理法》中几个有限的条款做了规定。由于没有专门的立法,全国没立法,各省没立法,现在解决宅基地问题,全国范围内出现了“一村一策”的情况,每个农村都可能有不同的政策,这带来了基层政府在执法的时候无法可依。无法可依的时候,就可能出现选择性执法或暴力执法的问题,从而激化矛盾。比如我们一直在说限制城里人买农村的房子,但实际上买房的情况一直在发生,而到了法院,法院怎么裁决这样的案子呢?司法裁决也面临着无法可依的局面。

  所以实际上农村宅基地面临的问题是农村住宅和宅基地立法落后的问题,由于立法的滞后,带来了执法和司法的挑战,由于立法的滞后,农民的权益就很难得到保障,由于无法可依,导致有些时候矛盾激化。所以从这个层面我强烈呼吁国家尽快完善农村立法问题。

  南都:就农民工这个群体而言,他们利益被侵害的主要是哪些方面?

  佟丽华:2005、2006年的时候,最主要的是欠薪和工伤的问题。现在,单从北京来看,单纯欠薪的案件在减少。但2008年劳动合同法修订以后,和劳动法相关的加班费问题、劳动合同问题、双倍工资问题增加了很多。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农民工所面临的这些权利内容的变化反映了社会的发展,我认为这是好的方面。

      请点击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