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益律师:艰辛为伴向前行

  5月8日,山东公益法律服务论坛在济南举行,来自全国8个省的20多名公益律师进行了深入交流及业务探讨。公益律师是指无偿为当事人提供法律服务的律师,他们每年为数以万计的农民工、老年人、妇女、残疾人、未成年人等提供法律援助。记者通过现场采访发现,公益律师这一社会不可或缺的群体急需社会支持。


  本报记者吴允波 实习生刘燕


  小荷才露尖尖角


  “如果不是公益律师全力帮助我,我们一家人可能撑不到今天。”在论坛上,作为受助农民工代表发言的邵明建几度哽咽。


  邵明建是济南市长清区的建筑工人,跟随建筑公司在济南一处工地从事水电安装工作时,不慎被高压电击伤。受伤后,他长期住院治疗,而建筑公司却拒绝支付医疗费和赔偿。在绝望之际,夫妻二人多次商量跳楼自杀了事,可又放心不下正在上初中的孩子。在走投无路之际,他们偶然从广播上听到山东省农民工维权工作站能免费帮农民工打官司,于是找到工作站。该站李强律师了解情况后,给邵明建提供了免费法律援助,最终帮他要回了25万元的赔偿。


  像李强这样免费为困难群体打官司的律师,在山东省农民工维权工作站有6名。据悉,山东省农民工维权工作站成立5年来,这些律师先后给群众提供咨询3万人次,免费为农民工代理案件1000多件,为农民工讨回欠薪2900多万元。


  “公益律师在国内已经崭露头角,并为维护社会稳定发挥了重要作用。”前来参会的全国律协常务理事、法律援助委员会主任佟丽华介绍说,从2005年起,全国各地陆续成立了30多家公益律师服务机构,免费为残疾人、老年人、妇女、农民工、未成年人等提供免费法律服务,目前职业化的公益律师200多人。在全国20多万律师中,公益律师的比例虽然比较小,但他们免费代理困难群体打官司,引导帮助困难群众依法维权,对化解矛盾、维护社会稳定的作用是很大的。


  佟丽华讲了一个例子:北京致诚农民工法律援助与研究中心成立7年来,免费代理的5人以上的案件达500多件,涉及人数6000多人;该中心20多名律师7年办理法律援助案件8000多件,1万多农民工从中受益。如果不是公益律师的免费服务,可能其中一些案件会酿成事端。


  能够坚持下来的人少


  山东省农民工维权工作站主任刘丕峰告诉记者,2007年该站成立时有3名律师,至今仅有1名律师坚持了下来。5年来,有30多名律师先后在工作站工作过,可是能坚持留下来从事公益律师工作的只有6人。


  为什么多数律师不愿意当公益律师?刘丕峰介绍说,待遇低是一个重要原因。由于缺乏经费来源,该工作站成立之初,公益律师的月工资只有1200元。到目前,6名公益律师的月工资也只有3000元左右。这个收入和商业律师相比,显然少得可怜。


  “公益律师工作艰辛,经常碰壁,很多律师承受不了这么大的压力。”石家庄农民工法律援助中心的强英军律师介绍说,困难群体的取证意识比较淡薄,更没有多少社会资源。公益律师要代理农民工等困难群体同机关、企业等强势群体打官司,调查取证、诉讼都十分困难。如果不能耐得住清苦和寂寞,如果不是怀有强烈的责任心,一般律师真的是很难坚持下去。公益律师机构的经费也是大问题。由于不能收费,人员工资、办公经费、差旅费等都缺乏来源。来自浙江的公益律师代表邵惠菁介绍说,他们也曾经试着向企业宣传公益律师,期望获得捐助。可是,至今没有一家企业愿意提供捐赠。他们反思了一下,心里也就释然了:公益律师都是替农民工打官司,是与企业“作对”的,企业怎能愿意捐助呢?


  “全国所有的大中城市都建立公益律师机构的话,只有300多个;按照每个机构每年100万的经费来算,总计不过3亿元,这个数字并不算很大,但资金很难筹集。”作为国内公益律师的领军人物,佟丽华对此颇感无奈。据悉,目前支撑这些公益律师机构的经费,来自中央专项彩票公益基金。2011年,全国公益律师办理并报到全国律协的法律援助案件为4500件,公益基金发放办案补贴1042万元。除此之外,公益律师机构很少再有经费来源。


  身份尴尬注册难


  陕西省农民工维权工作站的周玮律师曾经多次有这样的遭遇:当他拿着公益律师证代理农民工讨薪时,一些机构的人根本不知道他是干什么的,甚至问他:“别人讨要工资,你跟着瞎掺和什么?”


  “虽然目前有一批公益律师从事无偿法律服务,可是从法律上讲并没有公益律师这个概念,公益律师的身份是比较尴尬的。”刘丕峰说,除了人员不足和经费匮乏外,公益律师的身份也急需明确。


  山东省农民工维权工作站的刘畅律师讲述了她的一个亲身经历:一位农民工在工作中受伤,工作服、工作牌、工资卡都能证明他在这家公司工作,可法律援助律师去帮助他申请工伤认定时,劳动保障部门却以种种借口推脱,就是不予受理。刘畅感到十分无奈。她认为,配套措施的匮乏影响制约了法律援助工作的顺利开展,如会见刑事案件被告人,有关部门往往不让会见;到有关部门调查取证、阅卷,甚至到一些政府部门查询复印档案,也经常被拒绝。


  几位四川籍农民工在吉林打工期间,遇到了欠薪问题。四川省农民工维权工作站的杜伟律师代理这个案件后感觉十分苦恼。因为办理这个案子周期很长,而且还需要大量的调查取证等工作,从四川到吉林要穿越大半个中国,经常去显然很困难。结合这个案例,杜伟认为,劳务输出有很大的流动性,因此公益律师的跨区域合作势在必行。


  佟丽华认为,困难群体维权艰难,这是有目共睹的。但是,如果注册成立公益律师机构,登记注册也有难以逾越的门槛。目前,由于缺乏相应的规定,公益律师服务机构该到哪里注册,该怎么注册,几乎都是空白。无奈之下,公益律师们只好依托各地律师协会和律师事务所开展工作。如果打开注册的通道,相信会有更多的公益律师服务机构产生。


  “现在各方面都意识到,只有引导群众依法维权,才能更好地维稳。因此,未来培育更多健康的社会组织是大势所趋,政府购买社会组织的服务也将越来越多。”佟丽华介绍说,今年国家将拿出2亿元资金,向社会组织购买服务。可以说,尽管公益律师事业还只是处于初级阶段,尽管还有很多“关山”需要超越,但我们有理由相信,这一事业是社会稳定必不可少的,必然会得到社会的认可,获得长足的发展。